阿酒

转唯了。for nn。别问为什么。

噩梦【答应的小甜饼】

前文链接,第一篇可以从二里面点进去。建议先看前文。http://ajiu1014.lofter.com/post/1f5fd9f0_12a94d1d

可能是有点虐了前两章,那么多人喊要甜饼,我来履行承诺了。

不会很长。

蔡徐坤有点不想醒过来,头疼欲裂的感觉折磨着他。没有陈立农的一天天,时间已经没有了他本身的意义。

蔡徐坤感到有一道视线落在他脸上。房间里本该只有他一个人的。颓丧使他对这种感觉刻意忽略,但是身体本能使他睁开眼睛想要一探究竟。

一张放大了熟悉的脸,突兀的出现在他的面前。离他很近很近,脸上带着一丝懵懂和疑惑,仿佛在期待什么,一双眼睛温柔诚恳的仿佛要滴出水来。

看到蔡徐坤醒了过来,陈立农没有表情的脸上突然绽放一个笑容。整张脸变得活泼生动了起来。(详细表情参照偶像练习生最初陈立农对着摄像机的懵懂到露出笑容的样子)

蔡徐坤倒吸了口气,还没来得确定这是不是梦,陈立农已经稳稳的在他的嘴唇上留下了一个温热的吻。抬起头,露出一口小白牙。

“哥你终于醒啦,早饭已经做好啦,有你喜欢的煎蛋!快起床了啦”

蔡徐坤猛地睁大了眼睛,伸出手把正要起身的陈立农紧紧的搂在怀里。像是不确定般上下抚摸确认,怀里这一大只,是真实存在的。

陈立农被蔡徐坤突如其来的动作搞得懵了两秒,被揉捏的咯咯发笑,怕压到蔡徐坤一样,抬起胳膊肘撑住了床,腾出手捏了捏蔡徐坤的脸颊。

“大早上的,哥你这样,我会想先把早餐放一放,把你先吃掉欸”

“农农,你没事吗”蔡徐坤握住陈立农捏自己脸的那只手,是温热的。他说话时洒在自己脸上的气息,是温热的。嗅觉捕捉到空气里一丝煎蛋的焦香。

恍如隔世,却又那么真实。

陈立农的脸疑惑的晃来晃去。

“我没事啊,你是怎么了,啊,我昨天去接你的时候你已经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真是的,干嘛喝那么多啦,我有那么惹你生气吗”

熟悉的台湾腔的碎碎念。

噩梦,终于结束了。

陈立农叨叨了一会儿,看下面蔡徐坤没什么动静,低头确认,却看到蔡徐坤满眼通红,死死的盯住他的脸,被这样的目光,看的有些许,发毛?陈立农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是宿醉还没醒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怪怪的哎,以后不要喝那么多了好嘛”

蔡徐坤感觉自己的喉咙被哽咽堵住,眼睛也被泪水涨的酸疼。劫后余生的巨大冲击感让他只能憋出来一句话。

“不喝了,我再也不喝酒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吃完早饭,陈立农听到蔡徐坤给自己简述了那个噩梦,不厚道的笑出声。
“哥你都在乱想什么啦,我才舍不得你勒,而且我超结实的,你放心啦,我一定会跟你一起白头到老的”

白头到老,这个词听起来多好啊。蔡徐坤慢慢从那个巨大的噩梦里缓过神啦,跟着农农的话嘴角也扯出了真实的笑意。

对了

陈立农擦了擦嘴巴,握住蔡徐坤的手。

“哥我最近是太忙,忽略了太多,感觉都没有好好陪你,你才会做那样的梦啦,都怪我,不过昨天我也想了很多,你昨天睡得时候我连夜把设计赶完啦,然后今天找老板批了个假,我不是说这个设计做完要给你个惊喜吗,”陈立农把手伸进口袋里。

蔡徐坤想到了梦里那对戒指,呼吸不由一窒。


陈立农从口袋里慢慢掏出了两张演唱会的门票。

“马上就是第十年啦,你还记得我们当初看的那个十年之约演唱会吗”

“一起赴约吗蔡同学”

蔡徐坤真的笑了起来,那种由衷的快乐让陈立农又被蔡徐坤的颜值给迷住了,还来不及等他动作,蔡徐坤已经吻了过来。

我爱你,陈立农。

我也爱你,蔡徐坤。

十年了,人生有多少十年,何其有幸最好的年华碰到你,与你一起长大,尝遍人间酸甜。未来太长太远,与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我最珍惜的时间。

与你在一起的每个明天,都是我所期待的,美好的未来。

END


略略略。小甜饼大家还满意吗。人(´・ω・`*)。

希望大家都开心的过好每一天啦,也祝,与你走过现在的那个人,与你一起走向美好的未来。



下篇预告。

最近腹黑伪装系弟弟太多啦,虽然说是最戳我的设定,但是酒酒都有点审美疲劳了,需要缓一缓。

下篇天才画家抑郁症弟弟,与人体模特开朗哥哥。

(・ω< )★希望你会喜欢。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