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酒

转唯了。for nn。别问为什么。

【噩梦】下/完结 虐慎入

http://ajiu1014.lofter.com/post/1f5fd9f0_12a8ffba
上篇链接。

蔡徐坤一直都没有哭。他被一种庞大的不真实感所笼罩,仿佛连空气的流动都变得晦涩起来。几个小时前还鲜活的为自己在厨房里忙碌的那个人。就这么安静的躺着,脸颊上还有微微干涸的血迹。几乎看不到胸膛有呼吸的起伏。

三个小时后,心电监测变成一条直线。
再一次抢救出来的医生对蔡徐坤说,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节哀顺变。

那个满心鬼点子的他,那个笑一笑,就好像有阳光落下来的他。那个在电话里跟他说,等我来接你的他。在这个世界,已经不存在了。

直到最后,陈立农也没能睁开眼睛,看蔡徐坤最后一眼。

蔡徐坤还是没有哭。这一切变得太快,无论是理智,还是情感,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蔡徐坤不敢动脑子去想这件事。陈立农是为了出来接我。这种想法稍微开一个头,便是无止境的愧疚感,铺天盖地的席卷过来。不能呼吸。

身边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朋友,家人闻讯赶来。每个人都那么悲伤。可是蔡徐坤,还是哭不出来,呆呆地站着,接受不了这个显示。他多希望这是一场梦。如果是噩梦,就快点醒来吧。他还想得到那个每天早上日常的早安吻。想吃农农的煎蛋。

奢望猛地打住。蔡徐坤不敢再想,活活从生命中剥离一个人的感觉,心脏痛的不断抽搐。

蔡徐坤不知道怎么回到了他们的家。可能是大家看他状态实在很差,把他先送回去休息。

蔡徐坤拒绝了同伴留下陪他的好意。送别了好友,关上了门。

蔡徐坤很久才像刚醒过来一样,转身。房间还是昨天晚上的样子,桌子上有喝了一半的牛奶,那是陈立农的睡前习惯。

烟灰缸还有零星两三个烟头,他很少抽烟的,昨天晚上应该也是很着急的吧。

抬起头,厨房餐桌上,还放着一盘没有动过的蒜蓉青菜。

蔡徐坤慢慢走过去,拿起了筷子。

凉掉的青菜有一些硬,蒜蓉味道沉淀以后是一样的浓郁,在味蕾间疯狂的传递这种熟悉的味道。在这种直接的感官刺激下,蔡徐坤好像突然醒了过来。

他不在了。

蔡徐坤把手用力的按在眼睛上,眼泪止不住的涌了出来。片刻之后,蔡徐坤躲在厨房的地方,在空旷的屋子里。嚎啕痛哭。  


坤坤?坤哥醒醒,嘿,流口水了嘿。

是什么声音。蔡徐坤抬起头,脸被泪水浸透的样子吓了钱正昊一跳。

还是酒吧,还是刚喝完的最后一瓶酒,蔡徐坤恍惚的拿起手机,陈立农让他等着,他过来接他的短信还在十分钟之前。

蔡徐坤愣了两秒,突然颤抖着疯狂的按下通话键。

嘟-嘟---

“喂,哥,怎么了?我快到了”
熟悉的声音透过话筒传递到蔡徐坤的耳中。

“农农”蔡徐坤劫后余生般喊了一声,声音止不住的颤抖。“开车小心”

“好哦,你放心啦,我”

轰————

听筒里传来巨大的碰撞声。

农农?农农???你回答我啊!

然而,听筒里再没有声音传来。

蔡徐坤弯下腰,发出困兽般的悲鸣。无尽黑暗把他淹没。

蔡徐坤缓缓睁开眼睛,脸上的表情凄侑而悲伤。又是一夜噩梦。陈立农已经,走了两个月。这两个月,蔡徐坤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他,有时是他的声音,有时是他的举动,有时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光,更多那个地狱般的夜晚。

只是,蔡徐坤从未梦到过农农的脸。

那个人站在那里,他就知道是他的农农,但是怎么努力也看不到他的脸。

一直一直,即使梦中,也无法与你再相见。

这世界原来你予我的百般美好,都在你离开之后,变成我挥之不去的噩梦。

end/










昨晚,不应该说是今早睡不着觉脑子里蹦出的梗。应该是我最快完成的一个文了。

有人说狗血,我想解释一下,其实不是,生活永远比故事要狗血,这里面涉及的情节,80%是身边人经历过或者我自己经历过的。

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个先来,这个事不能怪坤坤,坤坤已经很棒了,作为伴侣。也不能怪农农,农农更无辜。只能说那个大车司机拿别人的生命和生活弥补自己的疏忽与过错。

就酱。有人说虐的太厉害了,这样吧,评论超过13条,我就发甜饼,写巨甜结局。( ˙˘˙ )就不要给我寄刀片了,四十米砍刀也收一收吧哈哈哈哈。

评论(2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