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酒

转唯了。for nn。别问为什么。

【噩梦】虐,慎入。

深夜发刀。

蔡徐坤真的有点生气,一个人坐在酒吧角落,又灌下一杯酒。

他跟陈立农在一起九年了。这九年时间里,有吃醋幼稚天天呛声吵架的高中生活,有异地艰难考验的大学生活。现在他们在这个城市工作已经两年了,堪堪站住了脚,有了同租的房子,有了一只狗,一只猫,有了阳光正好时候可以窝在一起的周末。

似乎生活就这样慢慢的,美美的继续过下去,平静安稳。

蔡徐坤非常相信这个人对他的爱,明白陈立农对他的执着,高中时候,为了喜欢蔡的歌手,天不亮开始,排六个小时的队,用了将近两个月兼职的钱给他买了演唱会门票,那是他们看的第一场演唱会。他们一起欢呼,一起尖叫,在歌手大声的问,十年以后你们还会来看我的演唱会吗的时候,紧紧握住彼此的手。

大学时候,他可以驱车7个小时,一整夜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只为了看他一眼,顶着黑眼圈紧紧的把他抱在怀里,用两分愤怒,八分珍惜的声音警告他,不许再跟那个王子异一起跳舞。

被紧紧抱住的蔡徐坤笑了笑,他只是太想见陈立农了,距离冲淡了相爱的安全感。所以他故意在舞蹈社散场前,拉王子异拍了张训练照,只有他们两个,而且发在了微博上。他知道陈立农会看到,会生气,知道他会过来,蔡徐坤实在太想见到为自己紧张的农农了。他也知道,聪明如陈立农,是知道自己的小心思的,拿自己没有办法。甘愿被自己的小心思支配。因为他也一样想他。

他都知道,他了解陈立农的一切。
就像陈立农了解他一样。

两个人都是很理性的人,彼此就像世界上另一个自己,谁能拒绝一个各种有趣,却又与你灵魂契合的人呢。

但是蔡徐坤还是生气。

他知道陈立农是一个善于管理自己魅力的人,天秤座的有点就是理智优雅。陈立农人畜无害的笑容背后,充满了层出不穷的小心思。陈立农的工作是平面设计师。他总能以他的笑容感染那些被他天真外表所迷惑的女性,作品阐述时颜值的加分,加上他对待设计作品的严谨与专业,正气的反差萌让他在工作上无往不利。

蔡徐坤也说不准,他知道工作是陈立农的笑是有目的性的,但是他的想法和作品,也是货真价实的硬。他常常嘲讽说陈立农演的好,可是他心里也确实知道,陈立农就是那个时而天真烂漫,但是有一颗很执着倔强的心的人。

这样的人很难不吸引别人,加上陈立农的年纪与职业的关系,常常有被他的笑迷的颠三倒四的甲方小姐姐,想太多的对他频频示好。

蔡徐坤在看到陈立农手机上一个头像就很成熟迷人的职业女性发来:周三有空吗,姐姐想来跟进一下进度,也看一看你。而陈立农的回复是:正需要姐姐建议的时候姐姐消息就来了,有个好想法要跟你分享,周三等你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对陈立农发了脾气。

陈立农这时正在厨房做饭,蔡徐坤向来是小公子习惯了的,陈立农也把他照顾的很好。刚刚把蒜蓉青菜盛出来,陈立农一转头就看到蔡徐坤一脸不爽的订着自己手机。

陈立农从来没有对他隐瞒过什么,有需要个人魅力的时候,也会开玩笑似的给蔡徐坤讲清楚,都是成年人了,蔡能够理解这样的处事行为,但是有时也会控制不住心情。陈立农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个人这么爱我,有时候脾气臭一点也算是另一种乐趣了。陈立农自我安慰到。

就是感受到陈立农的目光,蔡徐坤角色不善的抬起头。农农把青菜放到桌子上,摊了摊手。解下围裙准备给蔡坤一个拥抱。

蔡徐坤躲了开来,每次吵架都是示弱加耍赖,掐准了自己软肋。让蔡徐坤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坤坤  陈立农独有的港台腔亲昵的喊出蔡徐坤的名字。两人之间独特的小默契,蔡徐坤平时听到农农这样的声音都会觉得心里软的不行,主动给一个亲亲。可是现在却觉得,又是同样的招数。

一旦想要生气。那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的。

别叫我,这个腔调留着叫你的那些姐姐吧。

陈立农眉头皱了皱,扁了扁嘴有点委屈的样子。慢慢的跟蔡徐坤解释这是为了更好拿到甲方的通过。

道理蔡徐坤其实都知道,但是理智上的理解并不能对感性起到多少帮助。象一朵带刺的小玫瑰,跟陈立农拌起嘴来。

开始陈立农还能好好的哄他,后来语气越来越重,两个人的脾气都被点燃了。火药味越来越浓

这样的气氛在蔡徐坤的一句
“你就除了这样装装幼稚可怜,根本没别的什么用,你要是能真的做好的设计,根本不用靠你脸去搞这些有的没的,你不如拿脸去换钱吧”

之中,点燃了炸弹的引线。

陈立农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刚刚有着上头的梗着脖子吵架的他似乎一下子被堵住了嘴巴,好像被这句话刺伤了一样。

蔡徐坤知道陈立农真的生气了。

但是蔡徐坤也是真的生气。下周三本来陈立农说陪他一起回学校一趟,已经跟老师说好了,曾经在蔡徐坤迷茫的时候给过他很多帮助和鼓励的老师开了告别音乐会。邀请两人一起去。可是陈立农最近为了这个来头不小的设计方案,焦头烂额,好像把这件事忘的一干二净。而且还是要跟对他有所图谋的女人一起。

蔡徐坤不想解释什麽,屋子里的气氛着实压抑。蔡徐坤想要出去透口气,转身就要出门,陈立农来得及没拉住他。
“坤坤,你去哪里”
楼梯上也没有传来回应。

蔡徐坤在这个酒吧已经坐了三个小时,钱正昊也已经陪他喝了三个小时,蔡徐坤把这个吊儿郎当的废柴弟弟喊出来喝酒,钱正昊虽然一万个不情愿,可是也没有办法。

蔡徐坤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电话与短信铃声交接响起,蔡徐坤一个都没有接。短信刚开始还看了两条,都是问他在哪儿,喊他回来的。蔡徐坤懒的看,就关了振动,任凭手机在桌子上嗡嗡作响。

钱正昊看蔡徐坤喝的差不多了,也知道这戏码也快结束了。准备赶紧当个和事佬送这个大哥回家,自己也赶紧回家休息。时不时小夫夫发脾气苦的还是他

劝了蔡徐坤几句农农到底有多好,拿起蔡徐坤的手机,把最近一条短信读了出来。

“哥,别生我的气啦。找不到你我要急死了。
你那样讲我我也不生气,我知道你是气话欸,你也别生我气了嘛,
你不喜欢这种,我以后改掉,超冰山超高冷好吧눈_눈
你晚上还没吃东西,下周去你老师那里你又瘦了我可没办法交代。
哥,别生气了,我已经开始想你了。
我爱你坤坤
農”

蔡徐坤其实这时已经没有多大脾气了,看到短信里还有个颜文字,甚至勾起了嘴角,一时冲动吵得架已经消火了。最近天比较热,难免有些心浮气躁。刚刚话是有些重了,最近为了那个设计,陈立农天天顶着黑眼圈,很累的样子。回去给他道个歉吧。蔡徐坤这么想

蔡徐坤翻开手机,给陈立农发了个地点,又拿起了最后一瓶酒。陈立农很快回了个短信。

“哥你急死我了,可算有消息了,我一直睡不着,你等着我现在去接你回家”

钱正昊察言观色觉得今天任务应该结束了,暗暗松了口气。

蔡徐坤的酒喝完了,陈立农还是没来。
二十分钟的路,已经快要一个小时了。
一个半小时后,蔡徐坤越来越心慌终于忍不住拨通了陈立农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蔡徐坤有点埋怨的问
“怎么了,还没有过……”

“您好,是病人家属吗”医生显然对宝贝这个称呼的来电人有些意外。

“市医院,车祸,抢救”

蔡徐坤觉得会不会是自己酒喝多了。在钱正昊扶着他站在急救室门口的时候,蔡徐坤浑身都在发抖。

一个疲劳的大车司机,没有看清信号灯,直直的撞到了农农车侧边。整个车被撞的凹进去一半。

【病人现在很危险,基本已经没有意识了,谁是家属,签一下病危书】

接着医生递过来一个红絨盒子和一个钱包,这是病人的随身物品。

蔡徐坤仿佛听不懂般,身体晃了晃,钱正昊已经哭的慌了神,见状连忙扶住了他。接住了医生递过来的东西。

打开来是一对戒指,钱正昊没来得及关上,蔡徐坤已经看到了,他突然就想起,陈立农一脸神秘兴奋的跟他说要赶快把这个方案做完给他一个惊喜。最后,还露出了一个见牙不见眼的大大的微笑。接着就是吵杂的粘着他烦他。

现在,这个少年生死未卜的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除了机器无情的滴滴声,安静的好像已经睡着了一样。

【上】完

不是我不想写,我困死了要。

评论(5)

热度(52)